恐龙网,网上购物,别克,凯迪拉克,运动会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安徽工业大学附属中学,陕西某中学15岁学生小毕因被强制理短发而跳楼自杀,你怎么看?你有哪些抵触校方行为的经历? <#21---->

时间:

11月9号,在陕西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附属中学的门口有四位老人,其中一位老人抱着死者的遗像,通过了解死去的是他们的孙子,他们这样子在学校门口,主要是想替死去的孙儿讨个说法。

我觉得我这评论估计会招骂,可能会有许多人告诉我,学生为什么要理发?关注点永远在头发这个上面,而不是反思是否现在的孩子是否需要加强心理辅导,加强现在孩子的抗压能力,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个事。谁没有过青春期,但是再如何也没有到理个发就想自杀的地步。我当年正直高三,结果我爸妈从回来跟我说咱家破产了欠了很多外债,你要是考不上好学校就不读了吧。那个情况下,我也只是哭了一天而已,从没想过跳楼。初二的时候得病,先天性的,开刀剃了个光头,照样带个帽子读书去了。上课的时候老师说上课不能带帽子,我也就摘了,也没事啊。而且我还是个女生,关键是你自己心里过的去不。现在的家长每次都说要尊重孩子,但是我毕业后发现,不尊重你的多了去了。社会上是凭实力讲话的,你没有实力又不努力怎么让人尊重你?你不能要求人人都待你如父如母,毕业后才发现这个社会是真残酷。我的朋友看了不少专家的话,觉得要尊重孩子,从不在人前打骂孩子。然后孩子就发现了这个事情,只要在外面一不顺心,她孩子就打她妈,还是非常狠的那种。而她妈从不还手,为了保护孩子的自尊。现在对孩子的自尊重视上来了,其它方面呢?

中国现在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靠社会迁就?出社会了自杀,是公司没有不人道主义。在学校抽烟被老师抓到自杀,被没收手机自杀,很多家长出了事第一找别人的原因,从不自省。跌倒了不怕,怕的是再也站不起来。何况理个头发是多小的事,你如果觉得不合理,大可以告到学校领导。想办法达到你的目的,才是正道。我们以前,老师不吃饭留我们背书。虽然是好意,但是确实受不了。后来我们班一个朋友跑去跟校长说了,然后老师就改了。不要一不如意就自杀,加强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才是上策。

谢邀!出现这样的事,非常心痛。这里并非有意追究谁的责任,而是提醒后来者,如何规避,尽可能降低事故发生率。我们先来看看事件的简单过程——

11月9号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附属中学门口或站或坐着四位老人,抱着一个男孩的遗像。原来,死去的是他们的孙子,他们在学校门口静坐,为替死去的孙儿讨个说法。

话题回到10月22号,这家中学的初三毕业生毕某被班主任带去理发,因为自尊心太强拒绝上学,家长和老师在微信上多次交流,希望能说服孩子上学,但是未果。正值初三毕业前期,孩子又处在叛逆期,别说上学,连出门都戴着帽子,戴着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。十天后因为无法成功劝说孩子上学,父母准备办理休学手续,在这个节骨眼上孩子跳楼自杀。

电视上见到了伤心欲绝的死者父母,死者的父亲今年虽然才35岁,但前不久就做过了心脏支架手术,母亲33岁虽然有两个儿子,但是死者作为长子成绩优异,一直都是全家人心中的骄傲。对于孩子突然离世,他们无法接受。死者的父亲表示开学以后,他就带孩子去剪了两次头发,头发并不会很长,但是这一次班主任和她通过微信说,理发师是新手剪的非常的短,希望家长可以鼓励孩子让好好上学。

分析事件的来龙去脉,首先要明确一个观点:针对中学生,校规要求留短发,这个必须支持!同时,也要搞清楚一件事:究竟多短才符合校规?继而,剪发一定要学校亲力亲为?从死者的父亲处得知,开学后已经带孩子剪过两次发,显然没有让学校(老师)满意,照片上看到,老师带孩子去剪发,剪的几近是光头,这恐怕不是剪发师的无意,有可能是老师的授意,比如针对一些顽劣、固执的学生,既然把他们按在理发店的座位上了,索性剪短点,对家长那边则“先斩后奏”。此外,校方“代劳”有失妥当,学生不遵守校规,可以找学生、家长沟通,如果没有效果,可以以其为反面教材,但亲力亲为剪发不够明智。

事情发生后,有个问题值得深思,尤其值得教育方式的人性化转变:当下,不少人或多或少有心理障碍或心理疾病,不是不存在,而是没有碰及触发点。例如,一个抑郁症患者,病愈后只要家庭和睦、工作顺利,复发的概率会很低;相反,如果婚姻不幸、工作艰难,随时都可能诱发。像上述案例,这个初三的孩子在特定的学习时期和生理时期,心理最脆弱的部分已到临界点(不排除遗传基因),这个时候,一旦有深层次的触及,哪怕只是针扎,都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十天后因为无法成功劝说孩子上学,父母准备办理休学手续——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理发一事对于他人可能也没有什么,或者容易走出来,而对于这个孩子就像夺走了他的面子,今后无法示人。笔者的一个女性朋友,平日非常开朗,一次在台阶上,被保安碰到台阶下,崴了脚,住院后医生说“有可能轻微跛”,一下子接收不了,继而抑郁,最后寻了短见。因而,不排除这个初三的学生,已经触发了心理疾病,抑郁使他走向人生的尽头。